专访:产品市场总监 Christian Selmoni

点击图片查看放大图像

你有没有想到这样一些问题:某些腕表是如何设计的?一个系列背后的设计理念是什么?产品如何开发?如果你想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你一定会对江诗丹顿产品市场总监克里斯强·赛尔摩尼(Christian Selmoni)的专访感兴趣。在一个非常开放、坦率、诚恳的气氛中,克里斯强告诉我们有关江诗丹顿目前的情况和对未来的展望。

Alexandre Ghotbi你在江诗丹顿有哪些经历?

Christian Selmoni1990年在我辞掉了一家金融公司的工作后来到江诗丹顿,先做销售管理经理,再到采购和生产部门。1998年我们收购了一个位于汝拉溪谷(La Valléede Joux)的机芯生产厂HDG后,我开始负责协助管理层开发新机芯的工作。 2001年,我授命把江诗丹顿从设计、最终原型到产品上市所有部门合并成一个单一的产品部,负责管理特别是江诗丹顿250周年产品设计和开发方面的事务。

你在公司的确切职责是什么?

我负责监督产品开发(开发团队有15个人,其中一半专门为设计部门工作),从最初的设计概念到最终产品(概念、开发、生产)。

专访:产品市场总监 Christian Selmoni

一款新表的创建过程是怎样的?

我们首先制定江诗丹顿的机芯发展战略,这是花时间最长的。目前我们的机芯发展一直规划到2015年,并且机芯开发是根据我们准备上市的表款而定。我们确定希望创建的表款类型,先制定一个项目预案以明确项目技术可行性,再给设计人员提供一份设计概要,其中包括设计细节、尺寸、视觉元素等。设计团队然后开始绘制草图和二维2D设计,最后制作一个三维石蜡或黄铜表壳原型,提供体积和尺寸更直觉效果,然后我们决定是否开始投入开发。

 

专访:产品市场总监 Christian Selmoni 专访:产品市场总监 Christian Selmoni
Patrimony Traditionnelle传承系列草图 计算机辅助设计

 

专访:产品市场总监 Christian Selmoni 专访:产品市场总监 Christian Selmoni
表壳原型 表盘原型

我听说你们刚刚聘请了一位世界上最好的格状饰纹刻画师。

你知道江诗丹顿非常注重保持传统珐琅、雕刻、格状饰纹制作工艺的活力,陶睿思先生(Juan-Carlos Torres)希望加强Métiers d’Art艺术部力量(雕刻、珐琅、格状饰纹制作),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决定录用我们认为世界上最好的格状饰纹刻画师其中的一个。很难找得到极为出色格状饰纹刻画师,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很高兴他能加入我们的行列,这对江诗丹顿继续提供具有这些精致制作品质的手表。

如今江诗丹顿终于开发出具有独特识别特色元素的系列。为什么这么晚?

在2005年之前,我们产品系列的特色确实不很清晰,同一个腕表系列有不同设计风格。我们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直在试图改变这一状态,我们的目标是创建可识别视觉元素的系列,加强品牌的市场可见性和知名度。江诗丹顿没有一个认人立即认得出的明星产品,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推出具有象征意义的江诗丹顿标志风格手表很重要。

直到70年代江诗丹顿一直被视为一个设计大胆而前卫的品牌。1980年至2000年期间,江诗丹顿生产的主要是特色不明显和保守的手表。今天,江诗丹顿已经生产出如面具系列或新加坡马耳他黑镍陀飞轮这样一些充满创意的手表,而这还只是一些例子。为什么这些创意作品只归极稀有和昂贵手表所有?

江诗丹顿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是一个典型的古典品牌,必然导致在一定程度上不够果断。今天,钟表市场情况有了极大的变化,出现了一些非常有创意的高级钟表。江诗丹顿250周年庆祝活动是我们的一个起点,牢固树立起一个技术品牌的形象,随即我们便可以融入更多的创意设计元素。

黑镍陀飞轮腕表实际上是江诗丹顿更注重现代设计的一个市场测试,反响很好。目前市场对我们的经典款式的需求很大,我们会逐步扩大价格合理的现代和创意手表的供应。

专访:产品市场总监 Christian Selmoni 专访:产品市场总监 Christian Selmoni
印度尼西亚面具 马耳他黑镍陀飞轮腕表

你刚才提到制表新趋势是综合设计元素和高级制表工艺。你认为这种趋势是不是会朝着猎奇或让古典制表看起来陈旧过时发展?

不会的!今天,像江诗丹顿这样的品牌面临的挑战是保持古典制表的传统根蒂,而舍弃纯古典主义的乏味或过时感。我认为Patrimony Contemporaine系列和Excellence Platine尊贵铂金系列是完美的例子,它们把传统特色和后现代的单色时尚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我的愿望是看到这个趋势继续下去,对于我们这样的经典品牌来说,创制出既传扬历史和传统又具有时代感的现代时计是一种自我挑战。

现在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非贵金属表壳,江诗丹顿对此持何立场?

这种趋势类似于1990年代精钢复杂手表的到来,不过,时间会客室的朋友们可能有兴趣知道,我们是在1932年第一批使用精钢制作腕表的品牌之一。一些手表爱好者现在要求一种类型不同的手表,其中高级制表不是体现在使用贵金属,而是在技术方面的区别,这为我们打开了许多扇门:观看这一空间!

专访:产品市场总监 Christian Selmoni

1932年江诗丹顿制作的第一款精钢腕表,纵横四海系列从中汲取灵感

大尺寸腕表的趋势似乎还在持续,​​江诗丹顿似乎把自己定位于高端市场,已经投放了诸如Patrimony Contemporaine42毫米双飞返腕表、马耳他41.5毫米计时码表、Patrimony Contemporaine 40毫米腕表、44毫米2755型机芯复杂腕表,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在过去,我们的形象有些保守和陈旧。加大表壳尺寸是朝着设计更具现代感迈出的第一步。对我来说,大尺寸和优雅并非水火不相容,把表壳做到42毫米毫无问题,但在我看来,我们的标准手表尺寸不应是42-44毫米,应该让不同表壳直径保持在38毫米和42毫米之间。涉及到2755型,机芯相当厚,为了保持平衡我们需要扩大尺寸。Patrimony Contemporaine 42毫米双飞返腕表的情况相同,我们曾希望让它薄一些,40或41毫米,太厚。

专访:产品市场总监 Christian Selmoni 专访:产品市场总监 Christian Selmoni
Patrimony Contemporaine双飞返星期日历腕表 Patrimony Contemporaine cal 2755腕表

你们用大表壳配小机芯,为什么?

 

当我们推出手动上弦1400型机芯时,我们的目标是能够同时装备男装和女装手表,但就像任何折衷选择,我们不能取悦所有人。我给你一个好消息,江诗丹顿正在开发一枚28.5毫米直径手动上弦机芯。

我明白1400型机芯的情况,但自动机芯呢?女装手表大多是石英的。

为了能继续使用我们过去开发的复杂款式,我们决定采用一枚26毫米的机芯。我们不想让以往所有的成就付之东流。

为什么对江诗丹顿来讲使自制机芯都有日内瓦印记是如此重要?

日内瓦印记是卓越品质和出色制表的象征,它不仅涉及到机芯的美学证明,而且也是机芯坚固和可靠性的保障。日内瓦印记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这就是为什么不仅我们的基本机芯1400手动上弦以及2450自动机芯的设计开发是以日内瓦印记为标准,就是我们最复杂的机芯例如2755型机芯也是如此。我们是复杂机芯附有日内瓦印记的少有品牌之一。

 

江诗丹顿已使其自制机芯精加工达到杰出水平,无论是可见和不可见部分。为什么?

既然决定了我们所有的自制机芯都附有日内瓦印记,我们决定赋予该印记其原始精神:创建精加工、维修和长寿的标准典范。江诗丹顿古董机芯以其精加工而闻名,我们希望现代作品的精加工能延续这一传统。我们的机芯应该是出色的,为此我们选择了精加工每一部件,可见或不可见部分的精加工标准完全相同。

专访:产品市场总监 Christian Selmoni 专访:产品市场总监 Christian Selmoni 专访:产品市场总监 Christian Selmoni
1400型机芯 2450型机芯 2475型机芯“表盘下”

你们的精加工程度现在已经超出了日内瓦印记标准,那么为什么还有必要把它应用到你们的机芯?

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追求卓越的示范,即使你说我们的标准更高。

目前许多竞争品牌正在测试芯片技术,出现了新的擒纵装置或自己的摆轮等,在这方面江诗丹顿如何定位?

我们当然正在研究和试验新技术,但我不能说更多有关这方面的情况。

 

让我们来谈谈我的一个不太喜欢的事情:表盘上的说明字样。你们去掉了Patrimony Contemporaine自动腕表表盘上 automatic自动)”一词,在未来是不是一直这样?

我们的有些手表表盘上确实有指示过多的现象,我们希望返回到精致典雅的传统,我们的目标是去掉表盘上所有说明文字,尽管某些市场要求我们保留它们。这也是部分因为你Alex这么多年一直在我们后面唠叨要去掉这些字眼!

今年我们看到了为日本和美国市场制作了限量特别版的Overseas纵横四海系列腕表,这些表壳表盘更具一些运动型现代感。在常规产品款式也能看到这一效果吗?

是的,即使我们将保留现有款式,但我们将添加更多运动型的现代版。我知道大家都在等待一个橡胶表带版,所以你很快会看到一些有意思的作品……

我给你一些系列名称,请告诉我它们在江诗丹顿款式系列中的地位,以及你如何看它们的发展。


Patrimony Contemporaine系列。这是我们的标志性表款:江诗丹顿标准的高雅。它代表了品牌风格,此系列的复杂功能可能会减少,但我们必须始终保持它们的温婉细腻特质

Patrimony Traditionnelle系列。它参考了我们手表从1930至1940年的审美准则,双色表盘尤其如此。它比更华丽和地中海派的Contemporaine更“加尔文派”。这是一个技术型系列,很适合复杂功能。

马耳他系列。这是一个透过宽大表耳和表针形状体现了强烈美学观念的系列。马耳他系列的款式也更具技术性,我们在这里没有举世无双的表款。马耳他款式将越来越呈酒桶形状,表壳形状已被更新。

Historiques历史名作系列。这个系列对我们非常重要,因为它是对我们历史的诠释。最大的挑战是把古董美学风格转移到当今世界而不伤其本质,需要把传统灵魂保留在当代肌肤内。我们的目标是至少每年推出一款Historiques腕表。它是主要面向江诗丹顿爱好者的系列,产量非常低。

我听说你们正在开创Historiques历史名作系列的精钢计时码表


目前江诗丹顿古董计时码表是抢手货,所以我们需要做事谨慎。有这个可能。

你是说它是一个项目或一个愿望?

这是一个可能,它可以是一只有意思的手表(他不想多和我说这方面的情况,尽管我尽力想获得更多信息)!

你如何看待特殊版的发展?

我们回应市场的需求,我们的精品店也提供特别限量版。收藏者总是找一些特别的东西,所有收藏家和爱好者都梦想有一个特殊的独一无二的作品,这就是为什么Ateliers Cabinotiers 特殊订单部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甚至超出我们的预期。江诗丹顿有一个例如Fouad福阿德和Farouk法鲁克怀表的特殊订单传统,我们是目前唯一继续提供这种定制服务的高级钟表品牌。

专访:产品市场总监 Christian Selmoni 专访:产品市场总监 Christian Selmoni
Farouk法鲁克国王怀表 Fouad福阿德国王怀表

你能介绍一下2008年的新表款吗?

我们将继续开发品牌新产品,一个新系列将要亮相,它将是江诗丹顿古典风格的现代表达。其他新品将包括现有款式的自然演化产品,对此我们将继续持以审慎态度。 2008年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沙龙即将来临,你会很快看到的。

专访:产品市场总监 Christian Selmoni
2008年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沙龙将推出的新款马耳他陀飞轮调节器腕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