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想要知道却又不敢问的有关江诗丹顿之家的一切

您想要知道却又不敢问的有关江诗丹顿之家的一切

您想要知道却又不敢问的有关江诗丹顿之家的一切La Maison Vacheron Constantin(直译江诗丹顿之家)不仅具有一个别致的名称用来指位于日内瓦称为l' Ile的历史地段中心的专卖店(2006年庆祝建店100周年),而且还是向世界各地的钟表收藏家、爱好者和广大公众展示江诗丹顿世界的一个新概念场所。

 

那里有出售江诗丹顿现有产品的专卖店、保存品牌档案的文物部门,以及二楼展示品牌古董钟表(内部称为传统钟表收藏部)的展览区。尽管收藏品有1000多件,但每一个展期只展出100件左右,以便客人每次来访时可看到专题展览展出的不同收藏品。江诗丹顿之所以能够证明一个252年悠久品牌仍然具备勇于创新、别具一格的创意气质,主要靠的是“留宿”在江诗丹顿之家(双关语)的四个部门:艺术部(Les Métiers d’Art)、收藏部(Les Collectionneurs)、阁楼工匠特殊订单部(Atelier Cabinotiers Special Order)和专卖店(Boutique)。

多米尼克·伯纳兹(Dominique Bernaz)可是找人聊聊这些部门的最佳人选,他是江诗丹顿之家的主管和钟表业的业内老人。他当年从会计师转行开始新的生涯,跑遍了世界。他先在钻石业界任职,之后曾先后在纽约宝格丽、江诗丹顿、百达翡丽工作,2006年夏天重返江诗丹顿之前他担任安帝古伦拍卖行的副总裁。

Dominique Bernaz

Alex Ghotbi你能介绍一下艺术部吗?

Dominique Bernaz:我们设立艺术部的目的是展示江诗丹顿钟表中使用和与制表有关系的不同艺术工艺。因此,在江诗丹顿之家的二楼将有一位雕刻师、一位珐琅艺人、一位珠宝匠和一位车工。顾客可以在那里看他们操作,向他们询问,让自己熟悉这些工艺制作。例如,他们可以看到我们的资深珐琅艺人指导几年前来到我们这里的一个年轻姑娘的工作。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工匠不仅向客人展示操作技巧,他们同时还从事常规产品生产或特殊订单业务。

 

 

 

AG:你们在二楼肯定不会有足够的空间来安放机器和工具。

 

DB我们将在下几个月得到另一个楼层,另外还将有两个制表工匠会来,专门修复古董钟表。我们已承诺修复在过去250年期间江诗丹顿制作的所有钟表,所以说这里肯定不会是江诗丹顿的一个利润中心!(笑)

 

 

 

AG说到古董表,你们决定在江诗丹顿之家提供古董表的出售业务,这在所有品牌中是个首创,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DB我在这行已经工作了30多年,我可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举措。对古董钟表真正有兴趣、真正了解、去拍卖会和打开手表的人比例相当小。我们提供这项业务是为那些不去拍卖会、不是古董表专家而又想得到一款博物馆级钟表的人,古董表均经过修复,还带保修,能让人看得到摸得着。 我们还会尽量扩大在江诗丹顿之家的古董表选购范围,从简单计时腕表到功能最复杂的腕表。

 

 

 

AG难道你不怕这样做会造成你们与拍卖行之间的竞争使拍卖行将不再提供支持?

 

DB:拍卖行并没有支持任何品牌

 

 

 

AG对,但他们可以极力举荐或不举荐。

 

DB没错,但我不认为我们在与他们竞争,因为我们很有可能从一个主导拍卖行购入手表。

 

 

 

AG那么一个收藏家可以在拍卖行直接购买,为什么他要从你们那里花更多的钱来买呢?

 

DB落槌价并不是手表的最终成交价,买方还必须支付拍卖行佣金、增值税、运输、检修费用等,结果最后的总价可能会比预期的要高得多。如果在我们这里买的话,手表是罕见的博物馆级的,我们还提供检修、保修、包装盒、表带、表扣和真品证书。把这些附加内容加起来,最后不一定会比拍卖行更贵,因为从拍卖行买来后,你会来我们这里添加这些服务内容。

 

 

 

AG为什么江诗丹顿是唯一(不包括某些独立制表厂)通过内部的特殊订单部提供定制手表业务?

 

DB其实这项服务业务由来已久,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最主要的制表厂都提供特殊订单服务。正是这些特殊订单把各品牌推向更高层次,超越自己,从普通制表演变成高级钟表业。二战后开始了工业化模式,品牌不再愿意将资源用于特殊订单,石英表危机使特殊订单服务彻底消失。1990年代重新出现特殊订单需求,但各品牌已达到生产最大负荷,销售他们生产的全部产品,他们既没有能力也没有必要去满足这种需求。当然,如果你有钱有势有地位,你可以打电话给陶睿思先生(江诗丹顿首席执行官)或任何其他高端品牌的CEO,要求为你定制一只表,但这种例外情况即使在现在也极为罕见,江诗丹顿除外。

你必须明白特殊订单是个既困难又昂贵的令人头痛的业务。为生产仅仅一只表需要在生产周期里专门找到一个空间,涉及物流和组织的全程调整,大多数制造商都不想找这个麻烦,这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作出极大的努力。

 

我们与特殊订单部决定使特殊订单制度化,扩大这一业务的开放范围,让顾客可以把一款批量生产的腕表个性化,例如选择不同的表盘,这比从头至尾全套定制一款腕表少花很多钱。

 

该业务有一个专门团队,由项目负责人、电脑绘图设计师、技师等组成。任务是艰巨的,因为不管是制作一只表还是成批生产,工作量是相同的,为制作一只表我们得动用整个生产线!

 

特殊订单让我们与佩戴腕表的终端顾客有了直接接触,这是把握市场脉搏的一个很好的方法,我们还能根据顾客反馈完善常规批量产品。

 

 

 

AG定制一只表需要经过哪些程序?

 

DB顾客可以直接联系我们或通过我们的专卖店或特许经销商联系我们。在我们与顾客见面了解了他的喜好和愿望后,我们的设计师和电脑绘图设计师开始设计,定下审美和技术方案,提交特别委员会审批,委员会将决定手表设计是否具有江诗丹顿的特征。特殊订单的目的不是制作其他人已经有过的表,而是充分体现江诗丹顿特色的表!这款表必须符合江诗丹顿的哲学理念与传统特色。

Vacheron Constantin

一旦特别委员会亮了绿灯,我们就着手准备一份价格和交货时间技术材料。如果顾客满意,我们就签署协议和启动生产。顾客将收到一个互联网网站密码,从网上他们可以跟踪手表的生产进展。网站还提供照片和录像,让顾客步步密切跟踪手表制作过程,顾客还可以对项目有一个更加直接可视化的认识,甚至提出修改某些细节。

 

 

 

AG如果顾客不能来日内瓦怎么办?

 

DB需要说明的是,我们的特殊订单部门设在日内瓦,但业务并不局限于日内瓦这个历史性专卖店。如果顾客不能过来或希望通过他的零售商订购的话,我们会去他那里与他见面,还会带上必要的珐琅师雕刻师等专家和我们一起去。面对面交流和讨论可以让我们完全了解顾客的愿望,这很重要。当然,如果涉及现有款式调换表盘或小修改的话,那就可能没有必要。

 

 

 

AG你提到经销商,他们应该需要接受培训以了解如何处理这些订单。

 

DB当我们决定推出特殊订单业务时,内部曾遇到过一些阻力,因为这项业务的工作量很大。目前我们的全部产品销售一空,为什么要自找苦吃?但我们还是决定给我们的顾客提供这项服务,无论额外工作量如何,即使在某些复杂功能腕表,我们将无钱可赚,因为我们不能把产品开发成本转嫁到顾客身上。再回到你的问题上,为了能够满足顾客的需求,我们已经开始并将继续培训我们的子公司、经销商和零售商。

 

 

 

AG你们将如何组织生产?交货时间有多长?

 

DB我们已经明确了三种类型的特殊订单:

1. 个性化:就是说把常规生产手表的某些部分根据顾客的愿望加以修改:表盘、表针、雕刻和为左利手顾客修改等。我们只定制新表,不提供顾客已有手表的修改服务,只定制不改装。不是所有江诗丹顿爱好者都是百万富翁,这个第一层次的服务让他们能够在一定价格范围内有一款个性化手表。最近一个顾客定制了一款Patrimony Contemporaine传承系列蓝漆表盘腕表,表盘上刻有他的家族徽章。对于这一类业务,我们提供报价,一个月内提交方案,六个月交货。

2. 量身定制:这是指我们使用现有机芯和款式对手表进行美学加工修改:表壳、表耳、表盘、表针等。两个月内提交方案和报价,一年内交货。

 

3. 100%全定制:对于这种第三类定制,我们完全按照顾客的要求,从机芯到手表的每个细节从头设计。我们很谨慎,没有时间限制,但我们保证从开发到研制自始至终让顾客了解进展情况,每月至少一次。


您想要知道却又不敢问的有关江诗丹顿之家的一切

 

AG你会不会接受比如修改现有款式的表壳大小或使用常规生产没有采用的金属材料?

DB一切都是可能的。对于小的美学方面的更改,我们与顾客具体讨论,如果其他顾客有类似要求的话,我们会尽量让他的表有一个独特的风格。

 

 

 

AG你们怎么能保证一款手表是独一无二的?如果有人有一个绝妙的想法,你们也觉得效果很好,那么你能保证设计不会被复制?

 

DB有两种可能,如果我们认为最终产品很出色想复制的话,我们会向顾客提出分担开发费用的建议,手表价格减半或更少,并保证不会完全一模一样复制,条件是在常规产品中采用设计。如果他接受,对我们有好处,如果他不接受,就很遗憾。这已在我们考虑之中。

 

 

 

AG你们是否有能力生产产品目录上没有的手表,如双追针计时码表或大自鸣腕表?

 

DB有的,我们有所需要的能力和专业技能,剩下的就是个时间和成本问题。

 

 

 

AG你们会接受复制一个老式的机芯吗?

 

DB会的,只要顾客愿意我们都能做。

 

 

 

AG你们能给老式怀表机芯换上腕表表壳让它成为一只手表吗?

 

DB:我们没有这个服务项目。我在安帝古伦工作期间,曾看到过许多表壳改装手表,高品质的很少。表壳改装时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添加一个防震保护,这不总是能做到的,即使可以做到也是非常昂贵的。我们特殊订单的目的是使顾客得到一款特别的手表,不是给顾客已有的表进行修改或改装。

 

 

 

AG特殊订单部有没有指定专用制表师?

 

DB我们把第一和第二类定单分别交给艺术部(雕刻、上釉、珠宝等)和在日内瓦的制表厂制作。定制表盘的话,我们还可以把顾客带到我们的表盘制造厂了解表盘的制作。第三类订单需要开发新的机芯,我们将与我们的复杂功能工程师和制表师一起工作。

 


您想要知道却又不敢问的有关江诗丹顿之家的一切

AG你们有没有一个特殊订单年度配额?

DB我们尚还没有一个具体配额限制,随着市场对我们这一新服务项目的反应,我们可能要限制特殊订单数额,目的是不给正常生产造成负面影响,因特殊订单造成制造厂负担过重。

 

 

 

AG你们是否已经收到订单?

 

DB是的,我们目前有35个项目,特别是第三类全定制项目中,我们有一个双面超复杂功能订单,不过它将不同于Tour de l’Ile系列。从职业道德上讲,我们不能复制Tour de l’Ile系列,所以我们需要重新设计。不用说,开发这款腕表我们面临着许多问题,但我不能给你更多的信息(大笑)。

 

 

 

AG如果顾客想定制一款特别的手表,他需要和谁联系?

 

DB可以给我发电子邮件,我的邮件信箱是:dominique.bernaz@vacheron-constant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