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如同皇后乐队1975年的热门单曲,江诗丹顿Quai de l’Ile系列使用似不相关、未曾相遇过的复杂构造部件创造出一个完美的整体,正如波希米亚狂想曲音乐短片为现代音乐短片确立了视觉语言那样,Quai de l’Ile系列一定会成为21世纪高级钟表的楷模。


Quai de l’Ile系列(QDI)是江诗丹顿自2000年推出马耳他系列八年后的第一个新系列,这又是个何等系列!没有白白等待:它既具有现代感而别致不凡,又年轻和充满活力,不愧为世界上最古老和最负盛誉的制表商之大作。


 

前卫设计传统



许多人认为Quai de l’Ile系列是江诗丹顿大胆创新之举的成果,因为江诗丹顿的款式多为古典和保守设计。但回首顾望,江诗丹顿全然没有人们想象的日内瓦派品牌的刻板,事实上恰恰相反。


1906年江诗丹顿即已制作了第一只透明钟表表盘:一个万年历报时表,此外,表壳设计已很别致,如1917年的一个长方形款式。
 

点击查看原图放大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然而,专家和收藏家一致同意,江诗丹顿大步跨入设计概念是在19世纪末期,始于江诗丹顿与巴黎表壳制作师韦尔热兄弟的合作。精湛的技艺与法国设计天赋的交织创造出诸如Constant Force Clock恒力时钟、Bras en L’air、Shutter表、鼻烟壶等。有人说,韦尔热兄弟的血液中仍流淌在江诗丹顿的肌体内,使其成为最具“地中海”气息的瑞士钟表制造商。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1940和1950年代江诗丹顿在表柄形状设计上进行尝试,设计了一些野性大胆的款式,同时在1950年代试验制作特大款式。当时男式腕表直径大小在33-35毫米范围,江诗丹顿则推出了38毫米系列如标志性的Cioccolatone表(后以Toledo 1952三历月相款式重新列入江诗丹顿腕表系列)。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当然,所有这些腕表今天似乎已属于主流设计,但就当年情形而言,就像大卫·林奇的《橡皮头》一片一样,这些款式已从当年的前卫设计成为如今的经典之作。


新的千禧年似乎对江诗丹顿设计产生了巨大的推动作用,首先于2003年推出247镂空表盘,2006年马耳他镂空飞返万年历和更为大胆的马耳他黑镍陀飞轮腕表,2007年推出Sputnik和面具系列。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247 马耳他镂空飞返万年历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马耳他黑镍陀飞轮腕表(Duncan Wang友情提供) Sputnik 墨西哥面具-2008年系列


这些大胆不凡的腕表或以其昂贵的价格或以其极小的产量(三只马尔特黑镍陀飞轮腕表、十只Sputnik)成为绝非为俗世凡夫所属的珍品!

因此,我对推出QDI更为赞赏,因为它不仅是品牌重新觉醒后创作灵感和高级钟表世界的自然迈进,也是今天唯一一款能够满足那些既爱当代设计又希望来自一个历史品牌人们需要的腕表。

 

理念


2005年江诗丹顿庆祝诞生250周年是一种宣泄,推出的款式凝聚了江诗丹顿250年的精湛技艺和卓越传统,它同时也释放出创新精神,把重点从历史转向未来。

250周年庆典江诗丹顿还推出了全新自制自动机芯,目标是以现代方式向人们展示表盘下精致完成的机芯。


2006年1月开始,设计团队遵循以下原则开始工作:非圆型和非桶型表壳,特征显著,现代而简约,透明而个性鲜明。在经历了一年半的时间画了150个草图之后,Quai de l’Ile系列诞生了!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不同阶段的表壳蜡模 黄铜表壳原型

机芯


Quai de l’Ile将生产两个款式:Quai de l’Ile日历腕表和Quai de l’Ile星期日历和动力储存腕表,其他款式将随后推出。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这两种款式均使用附有日内瓦印记的自制自动机芯。机芯(表盘面)有圆形日内瓦波纹装饰,铑或钌涂层,透过表盘可见。


 

2460QH型机芯(Quai de l’Ile日历腕表):小时、分钟、中央秒针,中央日历副表盘。这个日历副表盘有一个时髦特色:利用表盘自身转动来显示日期而非反之。QH是日历凸起的意思,指日历盘凸起以便使显示更加清晰醒目。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2475SC/ 1型机芯(Quai de l’Ile星期日历和动力储存腕表):小时、分钟、中央秒针,附加动力储存、日期和星期指针显示盘。SC意为中央秒针。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关于江诗丹顿自制机芯包括表盘下部件的顶级精加工有大量的议论。透过QDI半透明表盘可仔细检查机芯的做工,使腕表拥有者有自己的见解。另外,精加工还有一个特殊的三维立体效果,因蓝宝石水晶透明度特有的相互作用造成。


为了优化表盘小时圈易读性,这两个机芯均有一个蜗纹外环,根据款式采用铑或钌质材


最后,还开发了一个新的转子,其设计受到表壳底盘的启发,材质为钌和22K金,有五条压花饰文。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表壳
 

41毫米枕型表壳极具装饰派艺术气息,构造相当现代。由10个部件组成,中间部分有7个部件。内表壳类似经典机芯用以固定机芯,并提供防水保护。水晶和底盘及其垫片直接旋入内壳。不过,腕表防水深度仅30米,作为装饰腕表足以,但对于运动型腕表就有些欠缺,休闲型尚可。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表盘


参观瑞士艺术家罗杰·普丰德的家居时得到一个启示,克里斯强·赛尔摩尼(江诗丹顿产品开发部负责人)在普丰德的客厅里看到一块蚀刻有前苏联银行纸币的半透明玻璃镶板时吃了一惊,他立刻产生了在表盘尝试类似做法的想法。

这些半透明表盘造型创新,正在申请两个专利,使用了从未见于钟表行业的先进技术,结合了秘密文字、微印刷、防伪油墨和隐形油墨紫外线图形标记等先进技术!江诗丹顿声明这些“是打击假冒的保障”,虽然打假是一项严肃的斗争,但我认为这更多是对采用尖端科技制作表盘取得的惊人成果的文学性描述!

负责银行纸币和各国护照印刷的雷尔富塞利安全印刷有限公司首次接受为钟表业提供其高度专业技术服务,协助制造表盘。
 

为了给这一技术程序添加更多的艺术色彩,江诗丹顿还特意邀请瑞士最知名的当代艺术家(设计/印刷/绘画)罗杰·普丰德参与,他在某种程度上是表盘的设计灵感的启示者!普丰德在27岁已经赢得了著名的货币设计竞赛,主办人瑞士国家银行需要设计新系列纸币。他也是最后版本的法国法郎、欧元系列和2003年瑞士护照的设计者。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从技术上讲,Quai de l’Ile系列表盘有两个主要组成部分:

  • 一个蓝宝石水晶
  • 一个安全膜

蓝宝石水晶是先进技术和精致工艺相结合的产物,这些工艺包括:


无墨激光雕刻用于“瑞士制造”和“Automatique”(自动)字样的制作。


喷墨激光雕刻用于数字、日期和星期、“Vacheron Constantin Genève(江诗丹顿日内瓦)”字样的制作。


电镀镍生成:用于数字3、6、9、12和马耳他十字的制作。这一加工方法是在经过超声波和微喷砂无磨损清洗处理的蓝宝石晶体面上“生成”一个特定形状,其结果与贴花几乎完全相同(蓝宝石水晶上不可能进行贴花),比蓝宝石表盘上使用的真空金属化方法效果更为精致。
 

电镀镍生成工艺既费时又复杂。先把蓝宝石晶体用超声波清洗,涂上铬层,然后使用真空金属化方法在镀铬层上覆盖黄金层,涂上紫外敏感清漆。清漆透过带图形的模具(3、6、9、12和马耳他十字)暴露在紫外线下,然后把蓝宝石晶体放入镍电镀槽内进行电镀。在电镀槽内电流的作用下,氨基磺酸镍转化为金属镍附着在晶体表面。经过10小时的处理,镍层达到约200微米的厚度,然后根据需要对镀镍表面进行抛光和上色(铑或金)处理。


金属化:指在表面覆盖一金属薄层,这里具体是:喷白金。Quai de l’Ile星期日历和动力储存款式在表盘星期和日历盘周围采用金属化微文本复制一段摘录,是翻译成英文的雅克·巴泰勒米·瓦诗隆(Jacques-Barthélémy Vacheron)于1829年3月21日写给他的合伙人弗朗索瓦·康斯坦丁(François Constantin)的信,恭贺他在意大利收购了新客户:
 

日内瓦1829年3月21日,“……我们在不断改进质量,那么你会经常有这样的好消息。你尽可放心,经过努力,我们的制表质量已有很大提高。为达到我们自己制定的目标,我们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


Quai de l’Ile日历款式还附有另一段摘录,是翻译成英文的弗朗索瓦·康斯坦丁在1819年7月从意大利发出的信。那时是瓦诗隆和康斯坦丁建立合作伙伴关系的开始,弗朗索瓦·康斯坦丁对他的朋友和合伙人雅克·巴泰勒米·瓦诗隆表示的信任在他的信里已是显而易见:
 

“有了你出色的帮助,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们的制表经营会达到所有商业行商的水平……。我深信不疑,我们会很强大,我们的制表工艺在这里受到高度评价。如果可能的话,我们会继续做的更好,这始终是可能的。”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两种款式的表盘都有一个太阳,制作也是采用金属化工艺。其设计灵感来自日内瓦Saint-Gervais圣热尔韦区Bel-Air广场岛塔上的时钟。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这涉及到表盘的一个安全功能,无形墨水圆贴贴在安全薄膜背后(在太阳中心),使用紫外线灯才能见到。明年夏天在西班牙伊维萨岛Amnesia舞厅紫外灯下起舞时会产生不同寻常的效果!
 

这种独特的标志也附在江诗丹顿每一款腕表的护照上。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粘贴在蓝宝石水晶下的安全透明薄膜(银行纸币使用相同薄膜)是由一种特殊的化学化合物制成。

在机芯一侧,安全透明薄膜有数以百计的马耳他十字和同心圆图案。根据不同的版本,采用白色或黑色油墨印刷。

在表盘一侧,安全透明薄膜有一个同心线图案作为秒针轨迹线。这些线或辐射线为浅灰色和棕褐色油墨或浅灰色和白色油墨交替混合。



个性化与设计

什么是和谐的乐音?那个能够使你身体的一部分不自觉地随节奏摇动和让你继续哼唱的乐曲。一个伟大的设计也是如此,它让你情感震撼和恋恋不舍,QDI设计就是这样击中一个本垒打:它不仅是一个聪慧的成功设计,而且立即给人以深刻印象。依我看,它将成为制表业历史上的标志性设计之一。
 

除了完美的设计外,QDI还可以完全个性化!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粉红金/

 粉红金/钛

最近一位休息室雅客写道:“江诗丹顿应提供个性化,因为到现在为止,顾客的唯一选择是表带颜色!”
 

江诗丹顿的个性化概念包括表壳、表盘和机芯的选择组合。


江诗丹顿可个性化表壳部分共有三个:
 

-     表壳主要部分(表柄+表柄间+底盘)

-     表圈

-     齿面和支撑板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图解 

粉红金/


表冠也可个性化,但必须根据其他三个部分的选择而定(如果表壳其他部件没有选择粉红金则不能选择粉红金表冠)。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共有三种金属表壳可供挑选:钛、钯(铂族金属)和粉红金的任何组合。这是江诗丹顿第一次在其标准系列中使用钛和钯金。

表盘与机芯的个性化可有三种选择:

-     灰色— —深色表盘配镀铑机芯

-     白色— —浅色表盘配镀铑机芯

-     黑色— —深色表盘配镀钌机芯


可惜仅日历星期和动力储存款式可以个性化,而日历款式尚无个性化可能,不过江诗丹顿许诺将在未来提供个性化。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钯/钛 钯/钛


 

同时腕表可有许多不同的式样,每一种变化与其他式样只有细微的相似之处。日历自动腕表的平坦表盖的光反射不会出现在动力储存腕表的凸版表盘。QDI款式可从全粉红金浅色表盘经典款式变化到近乎威胁性外观的钛金深色表盘配镀钌机芯。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为了让潜在顾客能够更直观地看到其腕表,江诗丹顿开发了一个腕表个性化设计展示屏,顾客在触摸屏上挑选表壳形状、不同金属材质和每个部件的造型或材质搭配,看到腕表外观最后效果。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除了Quai de l’Ile系列可有近400个组合的个性化设计外,江诗丹顿还为Quai de l’Ile 系列全自动和动力储存日历星期腕表标准款提供以下组合:

-     钯金表壳–灰色表盘–镀铑机芯

-     粉红金表壳–浅色表盘–镀铑机芯

-     钛金表壳–深色表盘–镀钌机芯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粉红金 粉红金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蒂莫西·埃弗里斯特(Timothy Everest)西装的古典风格、波提斯海德(Portishead)演唱组歌曲的复杂性、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耐人寻味的美学、从高处俯视东京夜景的感受,把所有这些感受融合在一起,你就会知道为什么QDI是如此奇异!




腕上
 

我曾很荣幸试戴过一个星期一款日历星期腕表,粉红金齿面钛金表壳,镀钌机芯,浅色表盘。与人们想象相反,表盘的可读性非常好,即使是星期和日历显示。不过需要把腕表置于某一角度才能看到动力储存显示。我的确绞尽脑汁想找出一点QDI的不是来,而我发现的只是在指针上。它们本身没什么毛病,只是在设计如此前沿的腕表上它们看上去有点呆板。哦,还有一个我不喜欢的是它的名字,即使它意味着江诗丹顿在日内瓦中心的历史方位,可并不适合这样的现代作品。不过,或许因为它是如此的不合时宜,这也许就是前卫?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Quai de l'Ile系列:江诗丹顿的波希米亚狂想曲



*********************************************
 


我完全偏袒QDI,因为它具有我所喜爱的当代制表工艺的所有特征:瑰丽的现代设计,先进技术与良好传统制表工艺的融合!江诗丹顿在这里证明了传统制表工艺仍栩栩如生,欲求现代不必否定使顶级腕表脱颖而出的特点:设计、工艺与机芯完美的结合。没必要使用奇怪的牙科金属、过分的物理气相沉积或有机设计的噱头!
 

一些保守的人肯定会排斥江诗丹顿在Quai de l’Ile系列上的新探讨,不冒风险、投市场所好并非难事,近来太多的品牌用“预上市”过度设计以离奇为目标的离奇腕表轰击市场, Quai de l’Ile系列腕表与它们无法相提并论。它不是一款概念腕表,也不是一款时髦腕表,而是一款纯正的腕表,作为一个拥有者可以自由选择设计的全新系列当中的一成员,其目的在于佩戴。


荣誉应该属于江诗丹顿,大胆尝试,出其不意!
 

江诗丹顿以其Quai de l’Ile系列证明,一个品牌可以一只脚牢牢立足于其深厚的历史渊源,而另一只脚踏入21世纪的制表工业,就像皇后乐队的波希米亚狂想曲在《滚石》音乐杂志评出的历史上最伟大的500首歌曲中排名163那样,Quai de l’Ile系列无疑将被迅速视为一个现代偶像,成为在未来几年我们将看到款式的启示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