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腕表品牌

我经常听到人们讨论“那个腕表品牌是最好的”或者某个品牌比另外一个好。

这是看起来很简单的问题,人们也经常会给出简单的答案。但就像生活一样,从来都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

时计行业里有不少公司以及独立制表大师,可以制做精彩的,高端的时计作品,比如ALS, Breguet, PP, AP, VC, Dufour, Voultilanen, Peter Speake-Marin, Roger Smith,等等。

Rolex和Omega也同样制做高端精美的腕表,且尤其以结实和精确著称。

但说到谁是“最棒的”,评价的标准是什么呢?提供的答案几乎无一例外都有相当的主观性,因为每个人品鉴腕表的视角都不一样。这就像问哪种艺术品,或哪类音乐是最好的。

似乎一个“客观”的角度是看二手销售时的价值,因为市场最应该知道谁是“最好”,对吧?如果真是这样,那时计行业可能只有PP和Rolex还能生存了。但这个条件是不是真的可以确定他们是“最好”呢?有人说“是”,我说“不一定”。
  ——————————————————————————————————————————————————

就目前的市场数据来看,PP和Rolex无疑最有二手销售价值。总的来看VC产品的二手价格表现欠佳。但我个人并不看重二手保值因素,因为喜欢收藏古董表,二手价格不高反而可以给我更多机会出手。

而说到实际的品质,我相信这些高端品牌间没有太大的差距。VC与PP共同存在于市场的时间超过150年,有些时间段大家可能认为VC更好些,有些时间段又认为PP更好些,并不肯定。我觉得VC这个品牌也有比较萧条的阶段,象上世纪70年代末期到90年代中,但千禧年后情况彻底转变,我相信现在VC的品质不输于任何一个品牌。

上面提到的时间段应该说是机械腕表的复苏时期,但不幸的是,这也是VC的低谷期。而PP在这个阶段表现出色,做了大量的品牌推广工作,不但奠定其市场地位,而且开创了我们今天拥有的这个市场。

在这个阶段也产生了一个概念,相对于从瑞士传统的小型但专业供应商处购买半成品机芯或部件,人们开始认为品牌自产的机芯更好更受欢迎。VC,作为业界元老级的传统品牌,在改变运营方式以应对市场需求方面显得缓慢。但随着整个行业的变动,VC现在自产的机芯占总成品的80%,并且所有的机芯都自行完成打磨。(我在SIHH参观VC工厂时,VC给我们展示了用于顶级品牌的Lemania计时码表机芯。VC在过去的四五年中购买这个公司的半成品机芯,但在自己的工厂里全部重新打磨以达到VC标准。我相信纵横四海系列的机芯也是如此。纵横四海系列和Lemania计时码表应该是目前VC仅剩的未使用全自产机芯的系列)。VC计划在几年内实现100%使用自产机芯。

另外一个影响腕表二手市场价格的因素是缺乏品牌自行提供的产品技术信息。PP和Rolex这方面做得比较好,他们公布大量自己产品的生产数量和技术规格等信息。VC一向比较安静,疏于向市场提供这些信息。有时候,想找到这些信息就象拔他们的牙一样难。总而言之,疏于提供信息无益于VC产品的二手销售市场,因为潜在的收藏家和客户没有足够的信息,不容易做决定。比如,我喜欢VC古董表的一个大原因是,最少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VC生产的每一款腕表,数量都不超过24枚,因此VC经常改变表盘和表针的组合。而VC从未向外界公开这些信息。

但在今天的市场,VC以往的生产方式使二手市场出现了许多“Franken”式的再组装怪品。一个人,如果不是花很多时间去做研究,如何能分辨一枚腕表中哪些部件是VC的原装,哪些部分是后配的?这需要只专注于VC的发烧友才能做到。而相对于整个市场需求,我们并代表一个大的群体。举个我身边的例子,我的舅舅只收藏PP,他以前也有关注VC,但从未出手买过,因为当他看到一枚有意思的VC时,他觉得自己的知识不足够判断这个产品。

感觉比事实更难改变,VC真的需要做一些重大的市场努力,来改变人们的固有感觉,影响人们的购买行为。
 
就像我开始说的,有很多制表商可以制做非常优秀的腕表,别太在意谁说某某品牌是最棒的…..买“跟你说话最多的”,你就做了最正确的决定!对我来说VC是我的“菜”,我觉得它是最好的,所以几乎我所有的腕表基金都投给了这个品牌,我也很满意我的选择 heartsmiley

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你怎么看呢?
Re: “最佳”腕表品牌
03/05/2013 - 08:44
在阅读这篇文章时,感觉好像是DAN在跟我说话,文章内容对我非常有指导意义。 我也喜欢这个品牌,当然也欣赏其他品牌,我觉得如果只喜欢一个品牌或者只收藏一个品牌, 对于我来说太孤独了,而了解不同品牌的文化历史和工艺特点对于自己的钟表知识有积极的作用。 多点这样的话题我喜欢。
Re: “最佳”腕表品牌
03/05/2013 - 13:50
字字珠玑,好东西需时间的洗礼和沉淀。市场的认可度有很多因素,高超的运营和开放的资信是成功的推进剂。推进剂的产生也是需要利益来维持的,有多少像您这样执著的人呢?想想二战的时候,VC是何等的威风八面,那群人现在怎么样呢?故事会不断的重演,但主角是不是VC,就要把问题留给我们的掌门人。我们静下心来坐看风云起,想想也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