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的回忆

 Laura Lan蓝思晴

经过上一回的文章登出后,始终觉得自己学院派的风格过于严肃,所以决定这一次轻松地分享我对敲击报时表款心得,也一同讲讲在香港钟表与奇迹表展展出的江诗丹顿的钟表作品。

小时候祖父家里一直有个挂钟,滴滴答答。父母当时为了忙生计,常常把我们留在祖父母家。那个时候世界仿佛就只是我们这个渔村,我在渔村里爬山游海,连梦里面都调皮地在村里唯一的小庙里躲猫猫。时光流逝地没有一滴声音,我的记忆里都是默片翻飞,唯一记得的就是每一到点,祖父家里的挂钟就当当作响。也许是命运中冥冥中的注定,我小时候还不少对于机械钟表的回忆,家里有个我最喜欢把玩的小闹钟,大小大概就比怀表大上几毫米,下缘有两个固定支架可以放在桌上,钟面是白色仿珐琅面且以纤细的罗马数字印上时标,钟壳边缘则是仿古董钟表的金质浮雕,发条是从后头锁匙上链,设定好闹铃时间,时间一到它会超响地打铃响闹。这些声音累积了我对童年的回忆,像是无声的影像配上了我自己记忆中音乐。此次九月江诗丹顿在香港钟表奇迹里头的《时光之声·传承之音》特展中,一枚1824年的一枚精致二问报时怀表,简约的银质机雕面盘,让我回想小时候那个破破的却整日被我拿着玩的小闹钟。

声音的回忆
                                                   1824年 二问怀表


不过我小时家中那枚小闹钟反而比较像是江诗丹顿1826年制作的二问怀表,那只有6.1毫米的厚度却又让我着实惊讶了,因为家里那个响闹大声的小钟至少得1.5毫米,虽说家里收著的平价闹钟与江诗丹顿本来就千差万远,但试想那在将近200年前,全手工的打造工艺下,那样的薄度又要制作出这么多的问表零件,实在不得不汗颜现代人无法更细腻,而古人太懂得什么是奢华真正的定义。

声音的回忆
                                                     1826年 二问怀表


精雕细琢本身,就是一种耗费时光的活儿,而奢华就是用这些时光去雕砌美好的艺术。

问表的机芯零件十分复杂也十分纤弱,因为问表必须经过启动后让里头的探针阅读当下的时刻,再推动音锤依序报时,所以在零件设计上常常可见形状非常不规则的齿条,就是用来记录时间讯息让探针索读的。而敲击本身的动作必须要靠制表大师的巧手才能调整出对的力道、节拍,如果要挑战像是江诗丹顿怀表作品如此的薄度,制作难度之高可以想像。这次展品里有一枚1938年制作的三问怀表报时仅仅只有3.95毫米的机芯厚度,怀表机芯直径约在41.2毫米,百余枚的零件都得从最基础的主夹板开始,以手工一个个切割、打磨装饰完成后,再一个个堆叠起来,那个时候没有电脑,没有科学仪器,只能是制表大师在无尽的昼夜与春夏秋冬,与这些细如发丝、薄如纸张的零件们对话。  

声音的回忆
                                                  1938年 三问怀表



如果我们在想像江诗丹顿在1993年挑战了三问敲击报时功能加上万年历显示,仅在腕表机芯31.4毫米的圆形尺寸里完成,数百枚可以显现天文讯息的机械零件,加上可敲击音锤报时的问表装置,制表师是如何坐在制表桌前,每个无声的日子里,用宇宙运转的力量,用双手打造的乐音,创造出属于江诗丹顿的工艺世界。声音为我记录了那些默片回忆,声音也为江诗丹顿记录了那些日内瓦世世代代的制表大师从心和双手流露的工艺美。

声音的回忆
                                                1993年 三问万年历腕表

那些美妙的声乐至今还在耳旁回响
09/27/2013 - 06:06
好文章,让我回忆起这两天的美妙。
非常精彩有个性的文章,谢谢Laura!
09/27/2013 - 09:33
感谢Laura在这里与大家分享而是有关钟表的记忆,以及对打簧表的偏爱!   大家也有这样的有意思的故事吗?钟表是怎样留在你的记忆里并让你开始对它有兴趣的?   我自己最偏爱的钟表复杂功能就是打簧。这个功能极具挑战性,因为它必须集技术难度与艺术性之大成,才能最终完美工作,发出最美妙的声音。(看看小提琴制作,直至300多年后的今天,能够发出最完美音色的小提琴仍然来自Stradivari)。   我是天生的高度近视,所以小时候一直带着腕表睡觉。这样在醒来时我可以把手腕抬起来,离眼睛只有两厘米,才能读清楚是几点钟。所以当我第一次听说钟表的打簧功能时,就自然而然对它特别有兴趣,因为仅靠听钟表的自鸣就可以知道几点钟这个想法让我激动不已smiley
Re: 声音的回忆
09/30/2013 - 08:07
很有气度和情怀的文字,江诗丹顿配得上经过时光雕琢的人。